快捷搜索:      国际  理财  共赚  歌姬  包贝尔  无关

苏州美食:二登ELLE封面的刘诗诗 画风变了!"/><meta property="og:site_name" content="阿波罗新闻网

发型师为刘诗诗把头发接上,发片嵌在真发之中,再将头发盖下来,就真假难辨了。看着镜子中自己,若是不算在古装剧中的造型,刘诗诗想了想,「上次留这么长的头发照样十几岁的年数」。

《ELLE天下时装之苑》2020年5月号

《ELLE天下时装之苑》2020年5月号

十几岁,刘诗诗还在北京舞蹈学院学芭蕾。那时的她未曾想过演戏,她以为或许自己可以当一名舞蹈先生,「我们专业对自身条件的要求异常苛刻。当我意识到,作为芭蕾舞演员,我很难走到更高的位置。我想,当先生吧,我可以把看到的、感受到的,或者说,这么多年,先生教给我们的再教给其他人」。

和所有十几岁的女孩子一样,刘诗诗也会在卧室和室友谈笑,聊起理想中另一半的容貌,什么样的人,又会从事什么样的行业,想法存于瞬息万变一念间,又有谁会在多年后验证它的实现概率?「就像小同伙看电视剧,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又换了一个」。

刘诗诗ELLE5月刊动态封面

自动播放

00:09

少女时代的预设马不停蹄地等时间来打破。

刘诗诗以为,连这「打破」也再正常不外。「以是,我从小就不给自己定太大的目的,一切变数都太大了」,抱定这份随遇而安、怎样都好的态度,刘诗诗在许多人眼中成为「佛系」的代表,她对一切都没有太大的野心和欲念,面露微笑、仪态得体,透着「一切放置皆是最好放置」的气息。

确实也是最好的放置。以世俗尺度来看,她塑造过经典的角色,成就了事业的岑岭,获得了美妙的婚姻和刚满周岁的儿子,大致算得上理想人生。

你看,连她自己也是这么说的。

3月10日是刘诗诗的生日。时值疫情特殊时期,一切从简,一家人吃了个饭,但有蛋糕,也有花。花刘诗诗是不挑剔的,「悦目就行,每次收到花,我都市以为挺悦目的」;若是外出旅行,多是自由随性地闲逛,从未与一起出游的同伴有过摩擦,她把放置和设计的权力都交予了同伴,她会说「我都行」;若是和同伙一起看电影,同伙挑就好,「能长时间陪同相互的,喜欢往往很一致」。

-------------------------

发表评论
诚信在线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