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新财富实控人的行长朋友圈:郑州银行原副行长乔均安经手批准多项贷款

时间:1周前   阅读:9

中新经纬6月22日电 (魏薇 马静)近日,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的一纸通报显示,2011年以来,以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新财富集团)实际控制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系列严重犯罪。

据多家媒体报道,这个吕某正是商人吕奕。他通过操纵一系列影子公司,涉足了多家城商行和村镇银行。尽管关于吕奕的 *** 息很少,但通过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些案件细节,仍然可以发现,吕奕发家背后离不开多家银行行长的照拂。他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行长朋友圈?

发迹始于兰尉高速

吕奕是谁?中新经纬注意到,一家名为“久安名人电视”的媒体上透露了一个名为吕奕的商人信息。

今年3月,一篇题为《联合国新媒体久安电视国际传媒理事长吕奕向全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的文章在网络上发布,这篇文章中提到,2021年,吕奕先生当选久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新一届理事长。

吕奕照片 来源:网络

文章称,久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Peaceever TV International Media Group Inc.)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由理事会管理的非盈利性新媒体机构,也是获得联合国经社理事会批准、具有特别咨商地位的非 *** 组织,与联合国有多年的合作关系。

从该文中附上的吕奕照片来看,与媒体披露的新财富集团实控人吕奕外貌极为相似。

久安名人电视这家网站上也有理事长的相关介绍,目前该介绍已无法打开。但据媒体此前报道,吕奕,1974年6月15日出生,汉族,河南南阳市镇平县人,现住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后改入塞浦路斯国籍。

2016年,他曾在塞浦路斯创办阿芙罗赛达投资集团,并在日内瓦、卢森堡和巴黎设有一系列基金,投资涉及中国、欧洲及北美的多个领域。

吕奕是如何发迹的?据第一财经报道,吕奕身后的吕氏家族,最初主要从事家电流通生意,1997年,吕奕与他人共同创办河南航天家电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家电公司在国美、苏宁等家电巨头未进入开封时,在当地已经具有一定影响力。

而吕奕真正发迹或是源于“兰尉高速”。兰尉高速是国家重点公路建设规划日照至南阳公路中的一段,是由开封市 *** 组织企业投资建设的工程项目,路线全长61.03公里。

公开资料显示,兰尉高速工程建设方是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兰尉高速公司”),成立于2004年3月,法人为陈同军。多家媒体报道称,其背后的实控人正是吕奕,中新经纬也发现,在涉及兰尉高速公司的开庭公告中,吕奕也曾一同作为被告人出现。

从家电公司跨行到建造高速公路,吕奕是如何取得这段高速公路的建造权至今仍是个谜,建高速的数亿资金从何而来?

银行资料图 来源:中新经纬 张义华摄

一份判决书显示,2003年至2005年期间,兰尉高速公司分6次在工商银行(601398)金明池支行办理高速公路项目贷款,金额共计11亿元,并以其建设的兰考至尉氏段公路收费权提供质押担保。

除了工行的11亿元贷款,2005年8月至2008年12月,兰尉高速公司还与国开行签订了借款合同,国开行依约陆续向兰尉高速公司发放借款5.7亿元。2009年至2010年期间,兰尉高速公司还分3次与建设银行(601939)开封分行签订了三份借款合同,共计借款7.1亿元。

这一通操作下来,吕奕从工行、建行、国开行等银行贷出来将近24亿元。

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违规放贷35亿元

2019年6月,工商银行金明池支行发现兰尉高速公司每月1000万元的还款突然中断。

细查之下,工行发现原来系账户被冻结所致,申请冻结的正是恒丰银行。这不得不提到了吕奕的“贵人”之一――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

另一份判决书披露,2017年8月29日,兰尉高速公司与恒丰银行签订了一份35亿元的《借款合同》。合同约定,兰尉高速公司因股权并购项目向恒丰银行借款35亿元,并购项目标的为石家庄乐城创意国际贸易城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石家庄乐城公司)。

时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正是蔡国华。而就在2017年11月,蔡国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2020年11月,据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蔡国华被控犯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贪污、挪用公款、受贿、违法发放贷款罪,一审被判死缓。

对他的判决中提到,2017年,蔡国华在明知申请贷款项目不符合发放贷款条件的情况下,授意银行工作人员违规发放贷款35亿元,给恒丰银行造成特别重大损失。

据媒体报道,这笔贷款正是上述兰尉高速公司向恒丰银行申请的股权并购项目贷款。截至2019年8月合同到期时,兰尉高速公司尚欠恒丰银行贷款本金32亿元以及期间利息1亿余元。

除了恒丰银行的33亿元,工行剩余贷款本金7.4亿元、建行的3.09亿元、国开行的1.24亿元,也都没了下文,只留下几家银行还在为这段高速公路的收费权扯皮。

郑州银行原副行长乔均安经手批准多项贷款

吕奕的财富累积也离不开另一位“行长朋友”――郑州银行(002936)原副行长乔均安。而使吕奕新财富集团实控人的真实身份浮出水面的也恰恰是乔均安受贿罪的一审判决书。

据第一财经报道,在这一份判决书里,吕奕的身份是新财富集团董事长。也是在这份判决书中,河南新财富集团出具证明称,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等十余家公司均由吕奕实际控制。而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正是本次暴雷的河南多家村镇银行股东,其入股的银行包括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新淮河村镇银行。

不过,中新经纬记者查询后发现,目前这份判决书在裁判文书网、河南郑州中级人民法院以及人民法院公告网等相关网站已检索不到。

综合媒体对乔均安一审判决结果的报道,乔均安在2007年至2013年间为吕奕控制的企业贷款提供帮助,吕奕反过来又以借款的形式为乔均安家庭消费等支出“买单”。

判决书显示:2007年,乔均安为儿子买宝马车借吕某60万元,2009年借150万元支付工程款,2011年借290多万元装修,2013年借400万元投资等。2015年5月,因家里没钱,又有300万元贷款到期,乔均安找到吕某,让吕某从控制的公司中借款8000万元,再贷给吕某控制的其他公司,以从中吃利息差的形式得到2400万元左右。这些钱用于归还之前借吕某的900多万元及个人借款和家用。2017年,行贿乔均安的纵横生态原董事长彭佳佳被查,乔均安故联系吕某退还当初所得的息差,但因为没有钱还,吕某又帮乔均安找其他公司借款2000多万元得以归还。

这里面的吕某正是吕奕,而上述判决书中两人“相互依靠”的2007年至2013年,正是乔均安任职郑州银行副行长期间。据郑州银行往年年报,乔均安副行长任期从2005年1月开始直至2013年底,2014年-2015年2月任郑州银行执行董事。在郑州银行任职期间,乔均安持续分管小企业金融事业部、信贷审批部等。

据媒体报道,判决书中披露,吕奕曾分别以河南海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等多家旗下公司名义,先后分别向郑州银行申请贷款,均由乔均安经手批准。吕奕述称,为此,他曾先后向乔均安行贿数千万元。

2017年11月15日,乔均安被郑州市公安局执行逮捕。2018年9月20日,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而在这一年,吕奕的简历显示其正在做“公益”:捐助利比里亚儿童基金会并担任慈善大使。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对中新经纬分析称,吕奕向郑州银行原行长乔均安行贿,这种行为系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银行高级管理人员输送财物,涉嫌行贿罪。

但为何行贿却没有被批捕?目前并无权威解答。不过,知名律师、法学教授徐昕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提到,法律上行贿与受贿是对向犯,必须同时追究,而且理论上应该并案处理,以便双方可当庭对质。但长期以来,放纵“行贿”的现象时有发生。办案部门为了打击受贿,从办案策略上侧重于放纵“行贿”,即使追究“行贿”,也不并案处理,以防双方同时反供。

许昕还表示,由于这种现象在相当程度上存在,以至于不仅法律,中央政策也明确提出“行贿受贿一起抓”,但仍然不能解决这一问题。

和广州农商行原董事长王继康“关系很深”

中新经纬查阅发现,石家庄乐城公司多次出现在吕奕和金融机构的纠纷中,吕奕与该公司的实控人林乐平也存在纠纷。

此前,网络上流传一位自称林乐平妻子谢某所写的“控告信”称,吕奕精心设计,巧取豪夺林乐平的百亿资产。

谢某透露,2014年,林乐平经人介绍认识了河南人吕奕。吕奕称其控制多家村镇银行,能够为林乐平正在开发的石家庄国际贸易城项目提供融资。2015年至2017年,吕奕以其控制的开封永恒等公司先后向石家庄乐城公司提供借款53亿元,并收取5.01亿元利息。2017年年底前,石家庄乐城公司还清了所有借款。

谢某在“控告信”中表示,吕奕利用了林乐平的信任,2017年4月,吕奕因自身资金紧张需要,哄骗林乐平将石家庄乐城公司30%股权转至石家庄融创公司名下作让与担保借款25亿元,该借款直接支付至吕奕实控的开封永恒公司。

谢某称,2017年7月,吕奕又以帮助为其开封兰尉公司融资以解决归还融创借款为由,哄骗林乐平将石家庄乐城公司50%的股权转给兰尉公司代持,并以这笔股权进行质押和石家庄国际贸易城土地等资产作为抵押向恒丰银行北京分行贷款35亿元,该借款并未用于归还融创借款并再次被吕奕骗至其实控的河南江泰等公司非法占有。

该笔贷款在兰尉高速公司和恒丰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也有提到,被告浙江乐城公司辩称,借款的基础交易不是股权并购,交易股权没有真正发生转让,浙江乐城公司提交了股权代持协议书。本案就是项目资金贷款。浙江乐城公司是项目公司石家庄乐城公司的实际股东,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及代持协议是为了配合兰尉高速公路公司融资需要。法院也认为,案涉贷款实际为工程项目开发建设贷款。

谢某还表示,2018年,吕奕与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业务营销三部工作人员勾结,以“公章共管”为由,将其公司员工伪装成广州农商行工作人员,骗走了浙江乐城、石家庄乐城的公章和执照,并要求林乐平将上述两家公司法人变更为其团伙成员。

谢某称,2019年10月,吕奕指使其团伙成员向公安机关举报林乐平职务侵占、挪用石家庄乐城公司资金犯罪。2022年1月26日,浙江乐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林乐平因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被判处19年。1月28日,林乐平提起上诉。

值得注意的是,据财新报道,吕奕曾自述,其与广州农商行首位行长、后任董事长的王继康关系很深。中新经纬注意到,王继康是河南信阳人。

2019年8月23日,王继康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0年4月,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将王继康以涉嫌受贿罪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许昌农商行副行长被通缉

吕奕的“能量”正是在银行行长、董事长们的“关照”下逐渐膨胀,他的手也伸向了更容易掌控的村镇银行。

通过在金融机构中安插多个影子公司,吕奕成为了13家以上的城商行和村镇银行的隐形股东。

今年3月,许昌市公安局曾发布《悬赏通告》,悬赏10万元通缉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在逃嫌疑人孙振甫。孙振甫从2018年起开始担任许昌农商行的副行长。

此次村镇银行事件中,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及安徽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五家村镇银行均由许昌农商行控股。

5月20日,银保监会召开的通气会上,相关负责人指出,农村中小银行股东“小、散、弱”情况普遍,一些机构仍然存在内部人控制、外部人操纵、违规关联交易等问题。农信社省联社定位模糊,履职越位与缺位问题并存;有的村镇银行主发起行履职不到位。高管人员专业能力不足,缺乏有效监督。

如今吕奕一手缔造的新财富集团不再,而帮助过吕奕的行长们或身陷囹圄,或出逃在外。(更多报道线索,请联系本文作者魏薇:vivi1257@163.com)(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上一篇:手机行业新动向,金标联盟将举办开发者沙龙

下一篇:幸运哈希源码出售(www.hx198.vip)_联卡中心分期交易 支援行动支付

网友评论